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西书院的博客

虚怀幽兰生静气  和风朗月喻天怀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环保主义者,如果您也是一个环保人士,欢迎您和我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从纪实文学看中国环境  

2007-09-04 14:47:51|  分类: 环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是“哲夫”老师的记实文学《“帝国时代”的黄河》中的一段,书中记述了从黄河源头直到黄河入口处的生态环境和风土人情。是一本很值得一看的书。

 

定西曾经干渴到了夷非所思的地步,定西人从不洗澡。只有过什么好日子才洗一回脸,洗脸也有章法,不论家中有多少孩子,也只有一碗雨水而已。一溜儿站开七八个孩子。不论家中有多少孩子,也只有一碗雨水而已。一溜儿站开七八个孩娃——最少的人家也的四五个孩子,当娘的将那一碗水吸溜溜喝上一口并不敢咽下去,练气士一般,只在丹田中憋足一股力气,鼓园黑糊糊的腮帮子,尽全力顺时针方向往一溜七八个孩娃的脸上挨个喷去,便见一道白色的水雾从当娘的口腔中飞出,水雾腾腾带着口延逐一打湿了几个儿女的脸蛋,脸上沾了湿气的孩子们便拿小手往脸上紧摸,作认真洗脸状。个个洗过之后,向阳花一般将自己的小脸再度其刷刷的扭向母亲。当娘的见洗到这个时候,便又含一口水,尽全力再一喷,这一口水雾喷的那些小脸上的污迹湿润,便急令孩娃们拿毛巾或者自己的衣袖甚或是大襟往脸上一阵急抹,这脸便算是美美的洗过了。

 

当娘的有这种本事,两口水洗净了孩娃的脸,碗中也只剩的有半口水光景,做母亲的便十分奢侈地用那水沾了手巾的一角,细细的檫抹自己的那张脸。男人的脸也还是要洗的,女人檫过的湿毛巾,趁着毛巾还是湿的,便轮男人享用了。

 

这还是定西地区不渴,年景尚好的时候,定西最渴时,洗脸便完全成了一种奢侈,让人活命还不够的那一点点可怜的雨水用来洗脸,那可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定西的牛是最耐渴的畜生,平时主人从来不给老牛喝水,老牛也只好从山上的青草和积水中吮吸一些维持生命的水分,可是到了冬天,没有了青草也没有了雨水,更糟的是连雪也没有。这老牛便渴的要死要活。可想而知定西人有多么渴。渴的个个口舌声疮,嘴唇上裂了口子。政府派来得运水车从路上开过来,那老牛便从圈里跑出来,冲了上路,到了路中间四蹄着地,扑地便将偌大一个身坯跪下来,卧在路上拦住按喇叭的运水车,牛眼睛一眨不眨真巴巴地瞅者司机要水喝

 

那种干渴的样子使所有围观得人都为之伤心落泪。但没有村人劝司机给老牛喝水,因为连人都喝不到水,那还能给不会说话的畜生喝水。变有人上前拖那牛离开道路。那老牛梗着脖子,就是不肯。请来主人,主人又拉又扯,又打又踢,气急败坏时便拿半截砖头砸老牛的头和背,砸的牛头流出了黑血,砸的牛背咚咚地响,累的手软脚软,也没个奈何,那老牛就是卧在路上不肯离开。焦渴的畜生连叫也舍不得叫,因为连唤那一声水气也舍不得喷出。只睁牛眼看人,那一双牛眼里有很多内容,瞅得司机心软、无奈,也看不过人们胡乱地打骂那牛,便拿一只破碗从运水车上接了半碗水,端给那老牛喝。

 

水碗端到老牛面前,老牛欢欣鼓舞瞅着却不肯辄喝,回头从来处便粗起喉咙哞地叫了一声,便见一头花白点的小牛犊儿应声颤巍巍的从远处歪歪斜斜的跑了过来,跑过来便扑地跪倒在老牛面前,伸出焦枯的舌头一下一下去添那半碗水,牛犊一边添那半碗水,一边登大一双稚拙的眼睛感恩地瞅那老牛,大而黑的眼里就跟着流出两颗晶亮晶亮的泪滴。

 

老牛见时便慌忙伸出黑色的舌头去添小牛眼窝里的泪滴,老牛的舌头已经干枯像一块木头片子,添在小牛眼窝上四好哧啦啦乱响,那样子绝不是为了抚爱小牛而是舍不得浪费从小牛眼里逸出的宝贵水分,想用小牛的泪滴来解自己无名的焦渴。

 

瞅到这里,牛主人才呜呜地放了悲声,围观的村人们,也纷纷掩面落泪。

 

那司机果真是一条硬汉,见了这种场面仍不轻弹泪滴,只心里也觉不好受,一咬牙就又接了一碗水给那小牛喝,不料小牛却不肯再喝,要老牛喝,老牛沉吟了足有半晌,方才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添去半碗水,剩下半碗水就不再添,将一个牛头冲着小牛摆动,示意小牛去喝。小牛却不肯喝,眼里泪光莹莹。

 

老牛小牛正相互推托的当儿,先是飞来一群毛羽蓬松灰墨的麻雀,其中有几只因干渴已经顾不得畏人,飞进人群里悍然落定,想从小牛嘴边那只碗里好歹夺一滴水喝。这时便呼地从四面八方传来杂乱的雷鼓的声音,抬头望去,便见四下里野旷的田地间扬起一溜一溜的尘土,随之便从八荒间颠颠地跑来聚拢了一群干渴的畜生,有马有驴有骡子还有牛和羊狗与猪,这些畜生们不敢走进人圈里与小牛争水,就围在运水车的边上,挨挨挤挤地抢着去添出水口旁洒下的那一小片水渍,那是司机放水时不小心弄出来的。

 

老牛这时已经站起身,和小牛斯跟者离开了路中心,流下了那小半碗水让麻雀们享用,却被一只脏脏的小手从嘴边夺走,哪个不晓事理的脑子有毛病的渴坏了的孩子,一仰脖子便喝了个涓滴不剩。那一老一小两头牛并不走远,站在路边上冲着司机睁着四只牛眼瞅啊瞅啊的,眼里湿润着牛的感情,总是瞅不够得样子。

 

司机被老牛和小牛瞅的心慌气促,急忙扭转头开了车就走,心知肚明,再不走这一车水,怕是一碗也保不住了。

 

马达声里扬起的灰尘遮天蔽日,司机从后视镜中发现那一群畜生,一直跟在运水车的后边不肯离开,就那么在灰尘里跟着车奔跑,渐渐被摔的远了。只是那些麻雀仗着会飞,跟着车不肯离开,左左右右地盘旋着冲着司机唧唧喳喳地乱叫。

 

司机虽然心理酸楚,却也无可奈何,人都要渴死啦,连家养的牲口也轮不上喂它们喝水,那还顾得上这些丑陋的野麻雀。便挂了挡,加大了油门。

 

这当儿便见迎面一只黑色的小东西撞上来,“啪”的一声响便摔将开去,司机吓了一跳,以为是哪个顽皮孩子仍石头,怔仲间“啪”地又一声响,又有一个小东西撞在车玻璃上,这一会撞的狠,溅开来,竟是一团血肉模糊的污渍。

 

司机急忙停车,查看时,发现撞死的是两只麻雀,一只撞烂了,还有一只撞死在路边,小小瘦瘦皮包骨头的身体,翅膀和羽毛干燥的沙沙发响,捏在手里像捏了一枚枯黄的树叶,成群结队的麻雀在司机的身边盘旋,发出急促的叫声。那一群畜生也追了上来,将一辆运水车团团围住,露出一副焦渴的样子,瞅着司机哀叫。

 

司机在也忍不住,心里一酸,虎目一张,眼里的泪水便刷地流下来,像断了线的珠子,止也止它不住,受重创的猛兽似的,哭的浑身乱抖,可就是嘶哑的发不出声音。这一哭便哭软了自己的身体,也哭软了那一副大男人的铁石心肠,竟将拉去救人的一车水,寻一个大石槽尽兴地倾倒出来,让那些焦渴的家牲口和野麻雀,以及四下里应时而来的野牲口们喝了个够。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